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博大精深---好客齐鲁人

再长的路,一步步也能走完;再短的路,不迈开双脚也无法到达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的故乡:烟台,曾任职于政府部门,现从事职业:企业高管、经济与法律研究。高级经济师、国际财务管理师、人力资源管理师。“中国青年企业家管理创新奖”、“五一劳动奖章”、“全国人文科学优秀成果”获得者。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、中国改革与发展研究院、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。中国国际经济科技法律人才学会高级会员,中国乡土作家协会理事,中国国际文学艺术家协会、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,世界华人交流协会理事。曾在市级以上报刊发表各类文章多篇,并多次获奖。曾担任多家报刊、杂志社特约记者、特约评论员。

一年又一年  

2016-02-24 09:05:57|  分类: 天下杂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  随着社会的进步、生活的变迁和年龄的增长,许许多多的人们似乎对“过年”越来越看得淡了,年味似乎也越来越少了许多。这个春节里,无论家里人多或是人少,几乎每个人都拿着手机或在用微信跟亲戚朋友拜年、聊天,或用手机在一个劲地“抢红包”;或者边看中央电视台的“惊喜连连”节目,边使劲地“摇啊—”;极少有人在用手机发短信、打电话;即使那么热闹的“春晚”也阻挡不住人们的“抢红包”。

    看来年味真的随着时代在变,远不像我们小时候那样了。提起那个时代,上了岁数的人们都记忆犹新;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,人们的生活水平还徘徊在温饱线上。绝大多数的人家都还没有电视、冰箱、洗衣机等等家电,人们过年的奢侈就是将一年来积攒下的食物都拿出来,把一年来舍不得用的各种票证都买成东西抱回家,让全家人享用。从腊月到过年,印入脑海中的记忆和年味,就是除尘布新的味道、是祭祖的味道、是蒸煮的味道、是炸油食的味道、是年画窗花的味道、是鞭炮的味道、是新衣的味道、是糖果的味道……记忆里,在一个年关前夕,少年的我拿着母亲给的肉票和钱去冷库卖肉,在那里现场目睹了师傅们宰杀年猪的过程;几口大铁锅立在偌大的院子里,锅里的水冒着腾空而起的水蒸气,几个工人师傅相互协作把一头肥猪逮住,绑住四肢,合力将它按在一个木案上,说时迟那时快,师傅的一柄白刃就捅进了猪的脖子里,热乎乎的血一下子喷涌而出流进一个大盆中。等猪没了动静时,就有师傅用小刀挑开猪的腿部,往里边吹气,一直到整个猪鼓鼓地胀起来,好似一个很大很大的皮球。接着几位师傅用力把肥猪抬进滚烫的热水锅里,完成过烫、退毛的工序;之后便是开膛、取内脏等工序。那时的人们都喜欢买肥肉多的猪肉,这样好回去炼出一些猪油来,以弥补炒菜时清油的不足。记忆中,那时的许多商品都要凭票供应,远不像如今的时代,人们想要什么就去超市或商店随意购买。生活在今天的人们真的是好幸福啊。

    一年又一年,年的味道在传承和创新中慢慢地发生着变化,但年味依然在亲情的延续中弘扬着。过去,人们相互间拜年都是提上几样糕点、蒸食什么的去走亲访友;现在的人们除了电子贺卡、短信微信拜年,就是大包小包或以红包去拜年。新的年俗替代了往昔的传统年俗,新的风尚替代了旧有的模式。如今的人们天天生活在“年节”里,几乎每天都是在过年,不论是吃的、穿的、用的,与过去相比都有着天壤之别。这,也许就是年味变淡的缘由吧。虽然年味在变,但亲情仍在,乡愁仍在。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